第十七章 社长


本站公告

    不知过了多久,瀑布感觉到了他边上有人。那人强迫掰开他的眼皮,一束光射向他的眼睛,很刺眼。瀑布很困很累,他想要闭上眼睛。



    ”社长,这个货还活着。”那个人又强制翻开了瀑布的另外一只眼睛。瀑布感觉到有人走向他这里。



    几个人在瀑布边上站着聊着,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然后瀑布感觉到他被人抬了起来……



    .



    瀑布感觉到一阵凉意,有什么冰冷的东西在输入他的体内。冰凉的感觉缓解了他的疼痛,舒缓了他紧绷的神经,瀑布醒了过来。



    “社长,这人醒了。”边上有人赞叹道,”这人真厉害,伤得这么重居然真活下来了。这生命力太厉害了。社长,这人应该符合上边的标准了吧。“



    社长并没有回答这个人,而是一系列的操作上手检查瀑布的情况。



    “我,这是在哪里。”瀑布挣扎着说道。



    “你别动。”社长按住瀑布,“你身上的伤太多,有的还很深,需要缝针。我们怕你乱动,就给你绑上了。



    缝完伤口上完药,皮肤重新长会很痒,我们就给你包裹上了。还有你失血严重,幸好我们还有一些备用的血浆,我们也就都给你输上了。”社长微笑着同瀑布解释着目前的情况。



    瀑布茫然的看着这一切,白色的绑带,红色的血浆,还有一瓶白色的药水,一切都在晃动着,轰鸣着。红的白的液体顺着管子注入他的手臂里,冰冰凉凉。



    ”我,这是在哪?“瀑布重复的问道。



    ”年轻人,我们是行商,你现在是在我们的货车上。我是这辆车的主人,也就是他称的社长。他是我的合作伙伴,前面也还有一位开车的合作伙伴。“



    社长介绍到那个年轻人时,他仍是面无表情的看着瀑布。



    “货车?你们是谁?怎么有油能开动这种工具。”



    “你知道我们给你输入的血浆和盐水值多少油吗?”那个年轻人反问道。



    瀑布只能摇头,他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些,这些东西应该是再多的小鱼干也都换不到。



    社长微笑着说道,“你不用担心这些,我的另一个身份是医生。我们过去的时候发现你还有呼吸。



    我们当然不能见死不救,于是就给你抬到了车上来。也是你自己的生命力特别的强,所以才能挺了过来。”



    “另外,我们过去的时候发现了一地的尸体,有人类的,也有动物的,还有很多动物的脚印,年轻人,你能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吗?”社长和蔼的问道。



    瀑布沉默不语,昨天的那些事情,无论是他陷入疯狂的杀戮,还是后来与大宁的那些事,他并不想谈起。



    社长拍了拍瀑布的肩膀,“嗯,你先好好休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就同我们说。”社长站起来往前面的驾驶室走去。



    “谢谢你们。我会想办法偿付你们的。”瀑布真诚的说道。



    “不用谢,年轻人,我们救人是不图回报的。”社长在空中比划了一个手势,他虔诚的闭上眼睛,那个年轻人也在一旁重复着同样的动作。



    社长走去了前面的驾驶室,只有那个年轻人和瀑布一同待在了后面。



    年轻人又给瀑布检查一遍身体,把一些绷带解开,拨动着里面的药,“你的恢复能力真的很强,你是怎么做到的?”他的眼中闪着兴奋的光芒。



    “我也不是很清楚,我觉得还挺正常的。”瀑布如实回答道。



    “虽然没有通过仪器检测,但你肌肉的强度也应该是远超普通人,与那些特殊训练者差不多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原来一直都在打猎。”瀑布继续老实的回答着。



    “打猎?那些聚集地最棒的猎人我也都见过了,没有看到有你这么强的。你们这个聚集地我们之前也来过,也没见过你。见过那个暴龙,谢波,哦,他们也都死在你旁边了。



    我们研究了一下,你处在的那个战场里,你先是干掉了五六个人类,然后你中了一枪,后来你又带着枪伤干掉了十一匹狼。



    你是有一个同伴帮你掩护射击的。但他的枪法基本没啥用,没对狼群造成太多的伤害。



    哦,那人也可能不是你的同伴,整个战场上只有一把零一手枪的弹道,你的枪伤也是那个人打的。”



    年轻人一边给瀑布检查换药,一边飞速的叙述着他们的结论,完全没有同瀑布交流的意思。



    “不过有一个疑惑点,最后一匹狼死的时间间隔比它前一头要久很多,中间应该还发什么了什么事情。



    不然以你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再多杀一头狼应该问题不大。也是那块地面上野兽的痕迹太多了。不然这个问题应该也可以直接判断出来。”



    “你力量不支所以同狼选择了同归于尽,而那个人没有救你,任由你在野外躺了一晚。



    不过这也问题不大,你们这聚集地附近唯一会对昏迷过去的你有危害的,就只有你杀残了的那个狼群。



    而你的身上覆盖着狼尸,熊也大概率不会来管你。而其他的食腐动物光顾你的概率也不大,毕竟边上的尸体太多了。



    不过你的生命力也真是顽强,昨晚你居然能醒来,还有力气去咬开那匹狼尸体的喉咙去吸食尸肉尸油。真是太恶心。”年轻人把瀑布的身上的药全部换了一遍。他拿出了新的一捆绷带。



    “不用再浪费了吧,我不会动的,我可以忍住,不用再捆着我了。”瀑布劝说道。



    虽然社长说不用瀑布偿还还,但瀑布他还是会努力的去。他要把这些债都偿还了,然后他就轻松了,解脱了。



    年轻人没有理会瀑布,他直接绑了上来,并开始了他的又一次的叙述,



    “今天那个人又过来了,他挖开了你腹部的伤口,取走了你腹中的子弹。



    这个枪伤的位置很好,子弹没有伤到你的任何肠道,只是擦入了你腹部的边缘,不然你昨天晚上早就该死了。今天那个人一挖,让你伤口破裂的程度更高,又流出了不少的血。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如果你没有遇上我们,你继续躺在那,你失血太多一定会死。”年轻人绑好了绷带,也结束了他的叙述。



    “谢谢你们。”这次的绑带绑得特别的紧。



    “不用谢我们。”年轻人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社长与他都做过的那个动作。

17k58.com
www.yushuwu88.comwww.5188dushu.compc.ng55.cnwww.liushuba8.comwww.5266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