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一章 考察黑水流域


本站公告

    钱的问题解决了就好办了,当然,这个程序还是要走的,林纪元一行第二天就离开了南湾港,乘船回到了美心镇,紧接着李文山还得去勋、众两院“据理力争”,说动两院把这个战争预算落到实处,不过好在最高领导打了招呼,问题肯定是没有了。



    而司马谦赶紧发电报给总长吴宇,现在他的身份可不是海军司令,而是自降一格成为总参管辖的圣迭戈战区联合作战指挥官,是吴宇的直系下属,这家伙为了过指挥打仗的瘾,也真拉得下脸。



    这份请示电报当然是请求吴总长批准他担任指挥官,然后请求总长大人派遣有战斗经验的参谋人员渡海而来,充实圣迭戈战区的参谋团队,给司马指挥官大人的功劳簿写上一笔哈。



    大洋彼岸的吴总长正准备乘船离开马场港,去年时候黑水上游的尼布楚草原出现了和罗刹人对峙的局面,吴宇决定带领护卫队和外交部次长方永军联袂巡视黑水流域,顺便接触下罗刹人。



    方永军以前一直主理日本事务,和日本的接触一直比较平稳,因为社团这些年通过和日本的往来贸易,让日本中下层民众得了不少实惠,所以幕府的统治相对比较稳定,而且社团还在日本民间招募了大量的破落武士和青年女子移民到本土,使得日本岛国的社会矛盾相对缓和,所以,方永军的成绩就凸显出来,被提拔为外交部的次长,仅次于王启山。



    这次又要多负责一个方面了:和罗刹国打打交道,本来这个事情王启山要亲自操刀的,但是东江和后金这边还得他坐镇,而且王启山的媳妇正大着肚子,所以很不情愿的把联袂巡视的差使让给了方永军。



    司马谦的电报还算来得及时,在吴总长上船之前给到他手里,吴宇一看司马谦自降一格担任联合作战指挥官,对自己低声下气,不禁满足感爆棚,然后大笔一挥签署同意的意见,并且从西岸派出了一个四人参谋团队赴金湾海军基地参加集训,准备圣迪亚哥之战。



    此时正值公历的四月中旬,北国的寒冷还未过去,吴宇一行计划考察高文岛、老本部,然后到达黑水堡,换乘黑水堡的内河蒸汽动力车帆船,沿途考察几个沿江堡的防务情况。



    这一路的考察行程并不急促,他们甚至还在高文岛和在此盘桓的蔡海遥呆了几天,现在高文岛是社团重要的呢绒纺织基地,社团八成以上的呢绒在此生产,金河集团更是在此投入大量的资金,蔡海遥攥着社团的钱袋子,可不得上心一点。



    公历的五月上旬,吴总长一行来到黑水堡,来得正巧,黑水堡已经全河段通航,不过此时正值凌汛的末期,为了领导们的安全,黑水堡的常务副总付宝顺还请吴宇一行在黑水堡考察几日。



    此时的黑水堡,早就不是当初那么一个小寨子了,经过多年的建设和积累,现在已经是一个拥有五千余人的黑水镇,黑水河上川流不息的船舶,还有镇里袅袅的炊烟,配合春暖花开的景致,让人心旷神怡。



    等凌汛全部消失,吴宇一行乘船南上,一路上碰到很多下行的船只,上游积攒的山货、皮货,还有去年冬季还没来得及运出来的羊毛,利用刚通航的契机,一股脑的向外发运出去,赶上头一波热乎劲,各个工厂和商行积攒了一冬天的需求,这些货物肯定能卖一个好价钱。



    黑水流域比以前可热闹多了,路上各种定居点比比皆是,很多地方更是自发形成了许多的集市,交易各种商品,热闹的很,当然,最繁华的还是围绕社团早期建立的几个沿江堡垒形成的市镇,成了当地区域交流的中心。



    吴宇一行一共乘坐了三艘船,很快就到达了位于松花江流域的三江堡。



    三江堡现在已经建设成一个比较有规模的港口,紧靠港口的是一个占地五十亩的交易市场,而交易市场旁边地势比较高的位置则兴建了大量的住宅,这种厚实的砖瓦二层小楼,看着就非常的保暖,非常的舒适。



    现任三江堡海关关长是张益谦张老秀才的三儿子张叔晋,早早加入了社团,并且接受了三年的文化教育,工作倒是兢兢业业、中规中矩,得知总长大人驾到,连忙出来迎接。



    “现在三江堡已经成了整个松花江流域各种商品的集散地,后金这几年在南岸的开发力度很大,垦殖人口数也越来越多,他们为了方便管理,就在三江堡和我们共同兴建了交易市场,并且在市场设置了税关,统一征收各种关税。”张叔晋对正在参观交易市场的巡视团一行人说道。



    方永军对关税比较敏感,“哦,是进出口货物都征收关税么?这个税额是怎么设置的?”



    “目前最大宗的羊毛出口,后金征收关税百分之十,而我们也相应的征收进口税百分之十,社团其他的出口商品,我们也征收出口关税百分之十,这个跟后金是有协议的,而后金方更狠,象盐、铁、棉纱等紧俏商品他们竟然搞起了专卖,到百姓手里之前层层扒皮,赚钱路数很多啊。”张叔晋说道。



    “征收这么多税之后,这个羊毛还能有利可图么?”方永军问道。



    “就这样还是供不应求啊,后金使劲的扩大养殖规模,听说今年秋季准备扫荡呼图克图汗蒙古,计划就是过去抢羊,这羊可是宝贝金疙瘩哈。”张叔晋回答道。



    “那样无限制的扩大养殖量,这个区域能不能承受哦。”吴宇在一旁插话道。



    “这片土地太肥沃了,尤其是种黑麦,老百姓种下去根本来不及收,直接把羊赶进去吃就好了,只是顾着自己的口粮和冬季储存足够的饲草。目前土地能开发出半成?后金也面临着缺人的局面。”张叔晋羡慕的说道。



    “咱们社团也要注意,必须维持好这块地方自由贸易的秩序,实现原料来源多元化。”方永军说道,现在呢绒在整个东亚是独一无二的畅销货,可不能在原料来源上被卡脖子。



    巡视团一行在三江堡考察了数天,甚至沿松花江上行走了两日,看了后金垦殖点的养殖情况,然后返回继续沿黑水上行,终于在公历的七月初到达鄂嫩堡。



    从鄂嫩堡再沿石勒喀河西进就进入尼布楚草原了,众人在鄂嫩堡歇息了几日,才动身前往设在石勒喀河上游的尼布楚商站。



    现在呼伦贝尔和尼布楚草原集中了大量的喀尔喀三部的蒙古部落,他们在社团的组织下割据草场,在这片肥沃的草原游牧,养殖的主要牲畜就是细毛羊,草原人本身是很穷困的,他们的主食是各种奶制品,草原上什么都缺。



    社团打通这条线路后,这片草原就彻底改变了,草原牧民以羊毛为交易品,换回大量的物资,生活都过得美满起来。



    从鄂嫩堡去尼布楚草原得换乘小艇,这种小型的平底船非常轻便,一共三十几艘船搭载百余人和大量的物资,慢慢悠悠的往上游而去,河水非常干净透明,水里的游鱼好像是悬浮在空中一样,河底的水草清晰可见,往上一看,头顶的蓝天白云仿佛触手可及,吴宇等人的心都醉了。



    岸边远远的跑过来几个骑着马的牧民,每一个牧民的身后还有一匹驮马,马上装着包袱等物,牧民身上都背着一杆火绳铳。



    他们停下马来站在岸边观看着船队,让船上的护卫们不禁一阵紧张,在队长的指挥下,警戒了起来。



    随船而行的有鄂嫩堡的税务官齐金厚,他见状连忙对着岸上大喊,“额楞格,你干嘛来了?”并示意护卫们别攻击他们。



    “齐台吉,是什么风把您吹到这里上来了?过来我们毡帐喝一顿吧!”这个叫额楞格的蒙古牧民对着齐金厚喊道。



    “我们要去尼布楚见老毛子,没空去你的毡帐啊,等下次我带着好酒去你那里,哈哈。”齐金厚回答道。



    “哦,好的好的,祝台吉一路顺风,下回想着给我们部落的东西卖一个好价钱。”说完也不等这边回话,就催动马匹一窝蜂的跑远了。



    “哦,齐科长认识这群蒙古牧民?”方永军问道。



    “这个额楞格啊可精得很,他们部落的羊毛把我们所有的商人都卖遍了,谁的价格给的高就给谁,经常拿东家来比西家,这里的商人都认识他。”齐金厚说道。



    “蒙古人不带弓箭,改用火铳了?真是与时俱进啊。”吴宇感慨道。



    “可不是呢,这一片的牧民家家都有火铳,男女甚至半大的孩子都会用,主要是威力比较大,也就是青壮男人背着弓箭。”齐金厚解释道。



    “原来他们也不认火铳,认为它射速慢,但是老毛子过来了,好好的给他们上了一课,他们自以为拿手的骑射技术在老毛子的火铳前被打得落花流水,好多贝加尔湖那边的布里亚特人都被赶到这边来了。”

17k58.com
www.aibqg.comwww.shuyue888.comwww.zhulang8.comwww.5188dushu.comwww.zhulang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