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 好心办坏事


本站公告

    体能透支的球员好心办坏事的这种状况一旦发生,影响将是巨大的,其负面影响不仅仅体现在导致本队失球上,因为只丢一个球的话,对于实力也比较相近的两支球队来说,想扳回这个球并不是太难,但这一粒失球的根本影响是在心里。



    原本两队势均力敌,踢得火药味儿非常的浓,想要光明正大的打进对方一个进球,是十分困难的,可是就因为这个体能耗尽的球员出现了这么一个严重的失误,结果让对方原本处在越位位置的球员打进了这么一个舒服的进球,这对于失球一方的球员心理来说是一个重大的打击,大家会觉得刚才的努力全都白费了,甚至再也提不起一点儿的斗志。



    与此同时,大家还会把所有的怨恨都记在这个体能透支的球员身上,大家嘴上应该不会说什么难听的话,但心里都会想,这个小子是来捣乱的吧?体能这么差你就不要上场了好不好?就算是教练不了解你的体能状况,你自己总了解吧,体能这么差,在教练把你排进首发阵容的时候,你就应该主动站出来跟教练说,告诉他自己的体能太差,只能踢个十来分钟的好球,让他把你也从首发阵容里面踢出来,这样也不会害得我们在这么紧要的关头丢这么一个丧气球。



    面对队友的埋怨和白眼,这个体能透支的球员肯定会觉得生不如死,他恨不得场地中间裂开一条大缝,然后让自己钻进去再也不出来,因为他实在觉得没脸见自己的队友和教练了。



    这种情况下心态失衡的他无法再坚持比赛,不管是出于对比赛全局的考虑,还是为了保护这个体能透支的球员,在这种情况之下,教练员肯定会第一时间选择把这个体能透支的球员换下场,而一旦在失误后被换下场,没有弥补自己失误的机会,那么这个犯错的球员肯定会有一辈子的阴影,就算是以后队友不提起这件事情,他自己心里都过不了这道坎,那么如果他不能从这层阴影里面自己走出来的,他的职业生涯很可能会就此陷入危机,甚至提前终结也说不定。



    这个问题考虑的越深,郑彬就越焦虑,他额头上不断冒出冷汗,嘴唇也慢慢发紫,好像整个人缺氧一样。



    周正见郑彬半天不说话,心里已经开始觉得奇怪了,此时见到他脸色大变,嘴唇都发紫了,立刻觉察出了不对劲,于是他马上走到郑彬面前,双手握住他的肩膀,使劲的摇晃:“彬哥,你怎么了?怎么突然脸色变得这么难看?是不是刚才我说错了什么?如果是我说出了什么你千万不要往心里去,我这个人你比谁都了解,就是一个大嘴巴,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其实我说过就忘了,根本就没往心里去,你千万别太当回事儿,有什么话你就跟我直接说?如果我有错的地方我改还不行吗?”



    郑彬一下子被周正从想象中惊醒,然后一脸惊恐的看着周正,搞清楚状况之后,他赶紧开口解释:“周正,你不用担心,我没有事的,我刚才脸色大变只是因为想了太多的问题,突然觉得这些问题简直是太重要了,想得太入神,不知不觉就发起了呆,至于脸色难看,是因为我越想越觉得这个问题难以解决,所以马上发起了愁,别的事情一点都没有。”



    周正推了他一把:“吓死我了,刚才看到你那副表情我还以为你要死了呢,结果你只是在想事情而已,你要不要这么耍我呀?下次麻烦你在想事情的时候提前告诉我一声,也让我有个心理准备,不至于看到你这个鬼样子就吓得要死。”



    郑彬点点头,思绪仍然在那些问题上面,他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办法才能解决这样的困局,自己的体能是一个死穴,如果按照现在的体能状况来说,让他踢满九十分钟的常规比赛时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是他能踢满常规九十分钟的比赛,可能也是走着踢,对于比赛也没有什么帮助。



    如果让他全力以赴把自己的水平全都发挥出来,以这样的强度踢比赛的话,他的体能最多只能维持三十分钟,三十分钟之后,没有体能的支持,他踢球的水平可能会降到连窦勇和孙荫都不如,不但有可能不如他们,反而还有可能拖累整支球队,这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些,郑彬又是一阵心烦意乱,他双手放在头上,不断的按压:“唉,该怎么办呀,陷入到了一个死循环里面,如果这个问题得不到解决的话,那咱们球队别说是想去拿全国大赛的冠军了,能不能进县大赛的决赛都都是一个不确定的问题。”



    见郑彬这么说,周正马上急了:“彬哥,你先别这个样子,你到底想到了什么问题?怎么一下把你逼成这个样子,你能不能先把这个问题跟我说说,让我也替你分担一下,没准儿凭我的聪明才智,能给你解决那个问题也说不定呀。”



    郑彬抬起头,目光中全是怀疑的眼神:“兄弟,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想替我分担自己的痛苦和困难,但是我可以告诉,这个问题我都想不到解决的办法,对于你来说就更没有办法了,我可以这么说,对于咱们球队现阶段来说,这个问题几乎就是无解的。”



    郑彬越说越邪乎,而且还表现出一副非常害怕的样子,这让周正十分的不满和不屑,心想到底是什么问题啊?居然把郑彬吓成了这副样子,到底是这小子胆儿小呢,还是那个问题真的那么可怕。



    “彬哥,不管怎么样,不管那个问题到底是有多么的难以解决,你总要把它说出来呀!”周正实在按捺不住自己着急的心情了,于是坦率的说道,“你不说我怎么能替你分担呢?再说了球队是咱们大家的,每个人都有义务为球队分担困难,你如果真想到了什么难题一定要跟大家分享,一个人的脑子就算再聪明,肯定也有想不到的地方,你把事情说出来,到时候我对大家讲一讲,没准咱们大家在一起讨论,群策群力,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对于周正这么乐观的心态,郑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可是见他这么关心自己,郑彬只能如实把自己的担忧说出来:“好吧,我这就告诉你我的担忧和困扰。



    你刚才不是说了吗?董蔚然一旦因为伤病和红黄牌儿的原因不能上场的话,咱们球队防守端的防守水平就会直线的下降,至于下降到什么水准,没有亲眼见到事实谁都说不好,一个董蔚然出不了场就对咱们球队有这么大的影响,如果球队里其他人不能登场的话,画面就太美不敢想象了。



    就像你刚才说的那样,如果一旦我因为伤病的原因不能登场的话,那咱们中前场的进攻会踢成什么样子?这个问题其实很难回答,如果我直接说没有我在的话中前场踢的会很差,那会得罪很多人,首先被得罪的就是咱们队长,他自认为是咱们球队的中场核心,如果我说自己不能登场,球队中场会踢得很差的话,你觉得咱们队长会服气吗?



    他肯定会跳着脚的跟我抬杠,说即使我不能登场场上还有他,只要有他在,中前场的进攻照样踢得风生水起。



    你说队长如果这么说了,我该怎么办?我一点办法都没有,如果我想继续在这个球队里待下去的话,我就不能回嘴,但是队长他说的不对,因为只要我不登场的话,球队中前场的进攻肯定会大受影响,至于受影响到什么程度,因为我自己的想法太悲观,所以也不想说出来,但是影响是绝对会有的,你让我否认这种影响,还装作一脸的笑容,我真的做不到。”



    周正能体会郑彬那种心情,本来之前郑彬和王大力之间就存在着很大的矛盾,因为在很多问题上他总是和王大力唱反调,而且唱到最后总是他的反调是正确的,这就让王大力脸上特别没有面子,像王大力这种在江湖上混的人,你可以诋毁他,你可以说他蛮横无理手段毒辣,但是你绝对不能让他丢面子,牌面一旦丢了,比杀死他更痛苦。



    之前王大力对郑彬的这种唱反调的态度一直耿耿于怀,甚至几次三番的想借机收拾他,幸亏都被周正和球队其他人劝住了,如果不是大家苦口婆心的努力劝说的话,郑彬说不定都挨几次揍了。



    其实如果王大力和郑彬的这种对立的状况一直持续下去的,对球队百害而无一利,说不定球队会在这种分裂当中解散掉,但转折出现在了昨天那场比赛当中,当时涞川一中足球队在场面和比分上陷入了绝境,如果不马上改变战术打法的话,很可能对手会使用温水煮青蛙这一招,慢慢消磨涞川一中全队的斗志,让他们逐渐接受失败的命运。



    但是在关键时刻,王大力的魄力显示了出来,他丢掉了自己的面子,把球队的利益放在了第一位,然后卑躬屈膝的去找郑彬商量对策,而郑彬也大义凛然,完全没有自己的私心和小心眼儿,把自己的战术策略打法一股脑的全都告诉王大力,接着就是扭转乾坤的时刻。



    这一次的完美配合,让王大力心里对郑彬的敌意彻底消失,甚至两个人成了特别要好的朋友,有时候两个人之间关系好的程度让周正都有些羡慕,但是这种微妙的关系是很容易被打破的,郑彬也知道,王大力对自己这么重视和看重,完全是因为自己的能力和战术素养,如果今后在遇到问题的时候自己还和王大力唱反调的话,那么这种和谐的关系到底还能持续多久,就不确定了,没准儿王大力会当场翻脸,暴跳如雷的又要打郑彬。



    处在这种微妙脆弱的关系当中,郑彬很多时候是身不由己的,因为现在和以前的情况完全不同了,以前他和王大力没有任何交情,遇到任何问题,他心里怎么想的,就可以怎么说,完全不用顾虑到王大力的心情和面子的问题,但是现在就完全不同了,他和王大力有了交情,而且王大力还特别看重他这个朋友,这就让他遇到问题的时候非常难办了。



    假如以后两个人在同一个问题上再次产生分歧的话,就算是明摆着王大力的观点是十分错误的,郑彬也不好意思直接指出他的错误,因为那样不是打朋友的脸吗?更何况王大力这种人是最爱要面子的人,你打他的脸比要他的命更让他难受,身为他的朋友,怎么能做出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呢?



    如果在这种情况下郑彬忍不住,间接或直接地指出了王大力的错误,那他们之间的良好关系可能可能会瞬间瓦解,不但做不成朋友,甚至会反目成仇,变成敌人,如果球队里面的两大核心变成仇人,那么这支球队也就离解散不远了。



    周正拍拍郑彬的肩膀,十分温和地说道:“彬哥,你不用困扰,你的处境我明白,你的苦衷我更明白,但是我可以这么明确的告诉你,我大力哥绝对不是那么小肚鸡肠的人,虽然平时在小事上他总是很任性,甚至多数情况下不讲理,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他的立场是很稳的,这一点你要放心。



    今后不管遇到什么问题,你如果和他的立场不一样,你一定要坚定的指出他的错误在哪里,我大力哥不会因为你这样无情地揭露他的错误而恨你,反而他会因为你这么做更加敬重你,更加珍惜你这个朋友。”



    郑彬有些不敢相信地抬起头看着皱着:“真的是这样吗?王大力如果真像你说的这样,那我的心情还会好一点,不然的话,我简直没有活路了。”



    周正哈哈一笑:“彬哥,事情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就算是我大力哥不是那么通情达理的话,你现在说关于他的坏话,他也听不见呀。”

17k58.com
www.aibqg.comwww.bqg168.comwww.xiaushuomm.comwww.hjwzwweb.comwww.biqy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