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九章 敕令


本站公告

    当初翠袖玉环单玉如率领天命教在江湖走动的时候,八派元老都有很深的记忆,天命教危害甚大,以至于言静庵不得不亲自出手,召集白道宗门高手,一起对付天命教,现场中的各派元老几乎都参加了那次大战。

    当时单玉如被言静庵逼得施展天魔遁法逃亡,众人本以为她已然精血受损,难以活命,几十年来毫无踪迹,都以为她已然死了,却没有想到她竟然一直盘踞在暗中发展,甚至势力已经渗入了八派联盟之中。

    年轻一辈或许不知道单玉如是何等样人,但是年老一辈无人不知她的狠辣手段,现在听杨行舟说天命教的触角已经探到白道八派,现场这些元老们,其实基本都信了。

    但是信归信,可杨行舟一个外人在他们面前耀武扬威,却令现场众人无不愤慨。但杨行舟如今俨然是与庞斑平起平坐的绝世高手,众人虽然恼怒,却不敢太过表现出来。

    他们已经被庞斑压了六十多年,胆气早就被压的没了,脾气也没了,刚才谢峰对杨行舟发难时,众人还真有了点同仇敌忾的心思,但当谢峰被杨行舟一言喝跪,无想僧被杨行舟一掌打飞之后,这种蠢蠢欲动的小心思,登时就烟消云散,不复存在。

    杨行舟的厉害已经超出了他们的预料,此时他们的敌人中,外有庞斑魔师宫,内有黑道浪翻云,又加上一个横空出世的杨行舟,使得白道武林的处境极为不妙,这时候天命教的单玉如也出来作乱,这么多事情压下来,便是无想僧都想要大哭一场。

    本来武当派与杨行舟没有任何恩怨,甚至前段时间在长沙府,杨行舟还救了小半道人一命,武当门徒都对他非常感激,可是前几日玄母庙大战,杨行舟非但杀死了少林弟子,京师总捕头宋鲲,更是连武当派仅次于纯阳子和飞白道长的“无量剑”田桐也给顺手打死了,如此一来,武当派对杨行舟恶感大生,无论杨行舟这次来不来西宁道场,他们都会找杨行舟要一个说法。

    “纯阳子,你们武当田桐早就加入了天命教,死了也是活该,薛明玉不杀他,老子也会杀他。看在小半道人和你们老祖三丰真人的份上,我这份卷宗可以给你看一下,这一册专门记载武当派细作名单,应该不假。”

    他从怀中拿出一个小册子,扔向武当派掌门纯阳子:“千万不可损坏,我可只有这一份名册。”

    纯阳子伸手接过名册,快速翻阅,现场几十双眼睛都盯向这老道,各有心思。

    纯阳子一目十行,看的极快,片刻之后,掩卷不语,脸色变得极为难看,飞白道长就坐在他身边,在纯阳子翻阅之时,他也凑近观看,此时脸色与纯阳子都是一般的难看。

    这份卷宗上记得清清楚楚,非但记录了武当加入天命教的弟子,就连这些弟子每次参与的行动,行动的日期和所做的事情,全都写的清清楚楚。

    这些弟子他们都极为熟悉,看完这卷宗之后,再结合这几年这些弟子们的所作所为,与上面描述的严丝合缝,一些以往忽略过的事情此时一一浮现在心头,很多疑惑豁然而解。

    飞白道人脸上清气闪动,胸口急剧起伏:“这些混蛋!”

    他霍然起身,对纯阳子道:“师兄,我这便返回武当,清理门户!”

    纯阳子摆手道:“不差这半天时间,等处理完眼前的事情,再说返回也不迟!”

    他起身将手中卷宗恭恭敬敬的还给杨行舟,稽首道:“多谢杨兄指点迷津,否则我武当一脉,怕是要毁在贫道手中。”

    杨行舟笑道:“我与你们三丰祖师有旧,学了他的功法,自然不好太过为难他的传人,纯阳子,你们三丰祖师现在何处?”

    此时依旧是洪武年间,按金书发展设定来说,正是张三丰成道之时,武当派也在此时达到巅峰之时,可是在黄书中,似乎发生了点偏差,张三丰好像早已不在人世。

    果然便听纯阳子说道:“三丰祖师早已羽化飞升,敢问杨大侠,你是在什么时候遇到他老人家的?”

    武当派创派已达百年,张三丰在元初便已经在武当上修道,之后创建武当派,威震武林,据说曾亲自探查过无上宗师令东来和传鹰的生平历练之地,甚至与魔宗蒙赤行都有过交手,慈航静斋和净念禅宗中的高手也与他论过道。

    后来张三丰于武当山顶悟道,留下一部之后,便即飘然而去,不知所踪。

    直到三丰祖师消失之后多年,魔宗蒙赤行的徒弟庞斑方才走出江湖,第一战便找到了魔门第一高手锺仲游,十招将其击败,之后一路横推,杀死无数高手,少林掌门绝戒和尚也死在了他的手中。

    而无想僧和剑僧不舍,都是绝戒的徒弟,少林与魔师宫仇深似海,可又对庞斑无可奈何。

    之后言静庵出面,劝阻庞斑,方才给了中原二十年喘息的时间,期间朱元璋、陈友谅、单玉如等人相继生事,最后朱元璋获得了静斋的支持,从而得了天下,便是白道八派联盟也成了朝廷认可的白道门派。

    在这么长的时间里,武当派三丰祖师从未露过一次面,所有人都猜测张三丰应该与令东来一样,勘破最后一着,飘然而去。

    现在见杨行舟提及与张三丰,说与三丰祖师有旧,这令纯阳子大为好奇,不知道杨行舟到底与三丰祖师有何关系。

    自从杨行舟横空出世之后,很多人都在好奇杨行舟的出身来历,很多都是胡猜瞎想,但有一点却几乎达成了一致,那就是杨行舟的年龄定然不如他外表这么年轻,而且必然是获得过奇遇。

    天下没有一个高手不经过生死磨炼,有些武者可能一出世就有极高的修为,可是像杨行舟这般一出世就敢与庞斑硬撼的情形,却绝不可能存在,便是庞斑第一次在江湖出手的时候,也比不过杨行舟出场的惊艳和震撼。

    所有人都觉得杨行舟一定是经过高人指导,只是以别的身份在江湖历练,只是传承难断,直到现在听他提及张三丰,众人才窥出一丝端倪,发现他的武学修为看来与三丰祖师有点关联。

    “我与武当渊源不浅,曾在老张那里学过太极拳法,探讨过武学上的道理。”

    杨行舟见纯阳子等人面露讶色,笑道:“我不但与武当有点渊源,与少林渊源更深,儒道佛魔,天下宗门,跟我都有那么点关系,只是魔门手法太过残忍,为我不喜。是以绝不容魔门弟子祸乱中原。”

    纯阳子见他口气极大,称呼三丰祖师为“老张”,又好气又好笑,点了点头,缓缓后退到原位坐下,道:“武当弟子即便是有了叛徒,那也得让我武当弟子处置,杨大帅越俎代庖,未免太过蛮狠了一点。”

    杨行舟懒得搭理这老道,转身对秦梦瑶道:“梦瑶,卷宗就在这里,这些叛徒到底是杀是废,你说一声。老子耐心有限。”

    秦梦瑶叹了口气,对身边的无想僧行礼道:“圣僧,您看该当如何处置?”

    无想僧笑道:“梦瑶,你是圣地传人,也是联盟组建的发起人的弟子,想要怎么做,自己决定便是。”

    其余几派掌门各自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犹豫。

    秦梦瑶这次大张旗鼓的请杨行舟来揭露天命教潜藏在各自门派中的叛徒,她能如此做,肯定有极大的信心,连武当派的田桐都是天命教的人,谁也不敢保证自家门派中没有天命教的棋子潜伏。

    现在元老会议已经不重要了,抓出门中叛徒才最为紧要。

    书香世家的家主向苍松忽然笑道:“如果连门中叛徒都不能揪出来,那这会开了又有什么意思?杨兄,你手中可有我书香世家的叛徒名单?”

    杨行舟掏出一本薄薄的小册子扔给向苍松:“书香世家不愧是书香传家,门中嫡传竟然无一加入天命教,加入的都是外部成员,很是了不起!”

    他从天命教得到的卷宗有好大一摞,但是这次来西宁派,却只带了的有关八大门派相关的名单目录,而这些名单里,书香世家被渗入的程度最小,可见这个门派在培养弟子上很有一套。

    向苍松伸手接过书册,轻轻翻阅,脸色慢慢变得严肃起来。

    就在他翻阅之时,杨行舟手掌连扬,西宁派掌门庄节、入云庵忘情师太、少林无想僧、菩提园宝渡禅师等人手中也都多了一本小册子,唯独长白派众人什么都没有。

    与此同时,大厅的大门忽然被一股劲风吸附,“咣当”一声,关了起来。

    这关门声令大厅众人身子一震,全都看向站立场内的杨行舟,都露出警惕神色,不知他到底要做什么。

    便见杨行舟忽然一声暴喝:“天命教弟子,都给我滚出来!”

    嗡!

    他这一声暴喝,犹如凭空起了一个焦雷,震的所有人的耳朵都嗡嗡作响,便是无想僧和秦梦瑶两人的衣袖都微微飘动,整个大厅似乎都晃了几晃。

    然后大厅之中忽然便有不少人站了起来,缓缓躺在地上,打着滚向杨行舟滚去。

    ps:明天就不说几更了,恢复八千字更新吧。

    bq

    
17k58.com
www.aibqg.comwww.bqg168.comwww.xiaushuomm.comwww.hjwzwweb.comwww.biqyu.com